+1

monday digital

睜開雙眼,空氣裡已經開始瀰漫柑桔香,這是我在藍色週一上午起床希望聞到的香味。Muji、我的iCal與大金空調推出的智能氣味服務讓我每天都有一個好的開始。週四通常是廣告香味推薦日,有時運氣好,會有意想不到的好味道。週五通常是感覺最好的一天,但通常不是因為這個服務。

 

Read More

問好問題,可以有個簡單的開始。

image

要讓設計師有更“策略性”的思考,其中一個方式,就是學著用好奇的態度,問不同維度的問題。問的問題多了,慢慢也就能學著如何問好的問題,而問好的問題,通常比想象中有著更簡單的開始。

在iaD101的每個活動與課堂尾聲,我都會希望學生去想一些問題,來培養一種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待一段學習。這也是他們最重要的一種回家作業。這堂課不鼓勵去做些似懂非懂的研究,聽了理論、案例與工具,沒有真實的體驗,結果成了一個兼職也沒價值的研究人員。或是不停地做,然後做不出個所以然來,然後成了work harder, but not smarter的最佳典範。

Read More

寫完一個令人振奮的寫作大綱就有一種寫完書的幻覺
Chi Huang Lu
All to-do lists have one thing in common. It’s endless.
Chi Huang Lu

To Jason 1/3, ok… maybe 1/x

Dear Jason,

To answer you intellectual questions is always challenging but the conversations come after is always inspiring. I miss all conversations we had in Pasadena. It meant a lot to me and made me a better communicator.

Let me try to share my thoughts to your questions in separate posts.

Here are the lists & items, assigned by MDP, for what I can remember for now.

 

Read More

家就是一轉身,愧疚感會油然而生的地方。
Chi Huang Lu

知識的世界觀

在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的那兩年,有許多的學習體驗改變了我的人生。其中一件與學習相關的事,特別讓我印象深刻就是就學前的閱讀清單。在接到錄取通知書時的時候,學校提供了一些閱讀清單,其中包括了希望學生入學前就應該知道的書、電影、運動、設計主義、影響世界的一些大事、藝術家等。(我想,我到現在都還能記起來是哪些。)

於是我就很興奮地開始研究每個清單以及上面的東西,到amazon、圖書館、netflix到處收集這些東西,這些清單上的內容,彷彿就是一個進入高知識殿堂的入口。

Read More

iaD101 - 開始

去年底在IDEO上海,用了10個週六,帶了一堂名為iaD101的課程,主要是讓一群工業設計的大三學生,學習如何開始學習互動設計(內地稱交互設計)。這些學生來自於復旦大學的上海視覺藝術學院。在Richard Kelly和Charles Hayes的支持與張紀屏老師的推動下,我就開始了這個具有以人為本的學習體驗。剛好當時巧遇多年不見的高中同學 - Min,於是就用這堂課來嘗試一些我一直想做的事 – 如何從設計師的角度重新看待學習這件事。

Read More

樂觀這件事

到IDEO之後,樂觀這個詞用一個陌生的形態,出現在我的設計詞典裡。

從最早在台灣學設計,到後來留學與工作裡,鮮少聽到人們提到這個創新需有的重要元素,一直到加入IDEO。

回到中文世界後,開始參與一些社團、認識一些不同領域的朋友與前輩,其中不乏頗有名望、具世界級水準的厲害人物,但是極少看到能從樂觀的心態、能描繪一些令人好奇或有興趣的可能與未來,並帶給旁人一些啓發。

甚至有次還被一個厲害的年輕人問到,什麼是啟發?- to inspire… 確實在英翻中上有些不順,但就她在台灣學設計的背景裡,對這樣的說法比較陌生,坦白說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。

我們從來不缺因為故事裡來自勤奮或命運奮鬥的感動,我們只是需要在寫故事的時候,用更多樂觀的心態去發展可能。

我們也從來沒有錯過任何能理性批判、引經據典的成功典範。但我們很少看到給人希望、鼓勵想像,能自然而然的描述一個美好愿景的領袖。

儘管還在摸索樂觀這件事,但我慢慢發現有自信以及有說故事的能力是重要因素。但樂觀恐怕是一點與生俱來以及後天環境與團隊養成的結果。曾對不只一個友人的團隊提出建議,將來一代的設計師是需要向表演者請教很多東西,比方說故事、說什麼以及肢體語言等一些細微但有價值的軟技巧。但樂觀,可能要向純真的孩子多多學習。

:)